研討會訊息

TsarTsaiLogo_plain_3D

108年07月24日(週三)常在法律文教基金會午間座談-AI倫理、政策與法律

AI時代的來臨將對各行業帶來何種挑戰與衝擊?企業運用AI可能引發何種法律風險與倫理問題?面對AI的新時代,企業在法律上宜如何因應?常在法律文教基金會特別邀請微軟全球助理法務長/台灣微軟公共暨法律事務部總經理施立成律師,以「 AI倫理、政策與法律」為題,分析未來趨勢,並探討企業的因應之道。

20181226常在法律文教基金會研討會-行政處罰與行政和解的合縱連橫:以公平交易法為示範領域

常在法律文教基金會法律座談-企業解雇員工面臨之挑戰

從事違法行為之員工,如非其犯行已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確定,而未諭知緩刑或未准易科罰金者,企業可逕依我國勞動基準法(下稱本法)第12條第1項第3款規定解雇外,大多數情況,企業僅能依同條第1項第4款所定:「違反勞動契約或工作規則,情節重大者。」予以解雇。

依照法院實務見解,「情節重大」之認定標準包含:(1)實質認定:不以雇主所訂工作規則名目是否列為重大事項作為決定標準;(2)最後手段性:勞工違反工作規則具體事項客觀上已難期待雇主採用解僱以外懲處手段而繼續其僱傭關係;(3)符合比例原則:雇主解僱與勞工違規行為程度上須相當,舉凡勞工違規行為態樣、初次或累次、故意或過失、對雇主及所營事業所生危險或損失、勞雇間關係緊密程度、勞工到職時間久暫等,均為判斷勞工行為是否達應予解僱程度衡量標準;(4)立即解雇必要性:因該事由導致勞動關係進行受干擾,而有賦予雇主立即終止勞動契約必要。

過去法院實務對於企業適用本條款解雇之常見案例,例如:關於員工收受回扣之案件,曾有法院認為員工多次收受廠商佣金,已違反對雇主忠實義務,且廠商亦有報價調高情形,顯未維護雇主合法利益並避免或減少造成雇主損害,違反勞動契約忠誠義務及違反人事管理規則相關規定情節重大,為免職處分自屬有據。又如:員工虛報差旅費案,亦有法院判決認為因員工多次浮報行為違反勞工忠實義務,亦嚴重影響公司內部管理,情節屬重大,可終止雇傭。

為避免解雇爭議,建議企業於工作規則明定解雇事由,且確保全體員工知悉。又因法院認為本法第12條第2項所定「知悉其情形」應指對勞工違反勞動契約或工作規則情節重大有所確信而言。且本項之三十日除斥期間,法院實務見解曾認定應以調查程序完成,客觀上已確定,即雇主獲得相當之確信時,方可起算。建議企業依照員工違法行為內部調查程序,調查時應注意前開三十天除斥期間,以確保雇主及勞工雙方權益。

為保障公司的營業祕密,許多公司會與員工簽署競業禁止條款。關於企業與員工所訂定之競業禁止條款之效力,過去雖然勞動部及法院已著有許多見解,然而始終未有法律之明確規定,實務見解亦不一致,特別是關於競業禁止條款是否以雇主給付員工競業禁止補償金為生效要件,以及如果競業禁止補償金為競業禁止條款之生效要件,究竟應該給付多少競業禁止補償金以及應於何時給付,爭議仍多。

勞動基準法於民國104年12月16日修正增訂第9條之1第1項關於競業禁止條款之規定,明定未符合下列規定者,雇主不得與勞工為離職後競業禁止之約定:(1)雇主有應受保護之正當營業利益;(2)勞工擔任之職位或職務,能接觸或使用雇主之營業秘密;(3)競業禁止之期間、區域、職業活動之範圍及就業對象,未逾合理範疇;(4)雇主對勞工因不從事競業行為所受損失有合理補償。

勞動基準法並明確規定,離職後競業禁止之期間,最長不得逾2年。逾2年者,縮短為2年,且雇主一定要給員工競業禁止補償金,否則競業禁止條款將無效。補償金額原則上不得低於勞工離職時一個月平均工資50%,且需考量其他事項以判斷補償金額是否合理,同時競業禁止補償金不包括勞工於工作期間所受領的給付。至於雇主給付競業禁止補償金的時間,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明確規定,競業禁止補償金應約定於離職後一次預為給付或按月給付。

依照法院實務見解,如約定有競業禁止條款,則即使員工係「非自願離職」的情形,仍有適用。至於員工遭企業「非法解雇」時,是否仍應受競業禁止條款之拘束,目前實務尚未有明確見解。

倘若雇主並未與員工簽署競業禁止條款,除極少數法院案例援引美國不可避免揭露原則(Inevitable Disclosure Doctrine)或我國營業秘密法第11條規定禁止員工至競爭廠商工作外,要禁止員工至競爭廠商工作,在法律上有相當的困難。因此,公司應盡可能與可能接觸公司營業秘密的員工簽署競業禁止條款,以保障公司的營業秘密。

本所與美國律師事務所Vinson & Elkins LLP於11月10日在台北W飯店共同舉辦「全球反托拉斯及白領犯罪最新法律發展趨勢」研討會,由本所劉致慶律師開場致詞,劉致慶律師和王仁君律師擔任主講人,講題分別為:「我國公平交易法對垂直限制競爭之規範與案例」及「營業秘密的小學問與大哉問」。

本所邀請Winston & Strawn律師事務所Peter Crowther, Aldo Badini及Heathr Kafele三位合夥律師於11月8日蒞臨本所就「歐洲及美國垂直限制競爭規範」進行演講,由劉致慶合夥律師擔任主持人。

   

營業秘密法在1996年制定時,營業秘密所有人僅能就違反營業秘密之人請求民事損害賠償責任,並無刑事責任規定,因此營業秘密所有人僅能援引刑法相關規定尋求救濟。惟刑法僅處罰無故洩漏營業秘密的行為,而未處罰不法取得及非法使用行為,為有效保護營業秘密所有人之權利,立法院於2013年通過增訂營業秘密刑事責任,增訂侵害營業秘密之犯罪行為樣態,以及提高刑責至5年以下有期徒刑及最高1000萬元罰金。若侵害營業秘密之人意圖在台灣以外使用,對台灣產業的國際競爭力有重大影響,因此加重處罰。

何謂營業秘密法定義之營業秘密,依其內容可區分為技術性營業秘密及商業性營業秘密,且該營業秘密需符合秘密性、經濟價值及營業秘密所有人已採取合理保密措施。技術性營業秘密係指方法、製程、配方、程式、設計等資訊;商業性營業秘密係指進貨成本、商品售價、客戶名單等。然而,並非上開資訊皆受營業秘密法的保護,上開資訊必須具有秘密性,且因其秘密性而具有實際或潛在之經濟價值,營業秘密所有人必須對該資訊採取合理之保密措施,始能該當營業秘密法的營業秘密。

就營業秘密之秘密性判斷標準,檢察官起訴或法院審理會審酌以下之相關事實,(1) 該資訊是否不得為大眾或一般涉及該類資訊之人所知悉,或經由適當方式而知悉;(2) 是否已有相關文獻、研討會或專利文件揭露該資訊;(3) 該資訊是否為員工之固有知識或在任職期間所獲得之一般性知識、技能及資訊等。

就營業秘密之經濟價值,其源自於該營業秘密具秘密性,而有經濟價值。而且不僅限於積極價值,消極價值亦包括在內。所謂積極價值係指,可使營業秘密所有人有機會在與對手競爭時,因對方不知悉或未利用此等資訊而占有優勢之資訊;而消極價值係指,競爭對手獲取該資訊得減少投入人力、時間、金錢等成本,縱使該資訊屬失敗或過時的資訊仍具有經濟價值,因競爭者可減少相關研發成本。

所謂營業秘密之合理保密措施,並非要求營業秘密所有人需建造攻堅不破之城堡,而係指營業秘密所有人按其人力、財力,依社會通常之方法或技術,將不被公眾知悉之資訊,依業務分類、分級而由不同之職務等級者知悉。例如在實體隔離方面需設定出入管制等,電子檔案存取需加密、各式存取限制、防火牆或監控系統等,其他方式例如制定及執行保密管理規範、文件標示機密或類似字樣、員工教育訓練等等。綜合以上方式,營業秘密所有人採取更多合理保密措施,檢察官、法官更容易認定,該等資訊該當營業秘密法定義的營業秘密。

目前我國針對賄賂行為並未有統一之法典規範,關於對公務員賄賂之防制,法務部對於公務員之餽贈、宴會等行為有制定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之行政規範,刑法、貪污治罪條例則有對公務員行賄、收賄之處罰規定,而關於對非公務員之商業賄賂,則可能構成刑法、證券交易法等背信罪。

依照法務部所制定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除符合特定情形(例如偶發而無影響特定權利義務之虞,且符合社交禮俗標準(如因公務員結婚致贈3000元以下之禮金))公務員不得要求、期約或收受與其職務有利害關係者餽贈財物或與其飲宴應酬。但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僅係對公務員之行政規範,違反者未必直接該當刑法或貪污治罪條例之行賄收賄罪,此時仍須視餽贈之金錢或利益是否與公務員之職務行為間構成對價關係。而是否具對價關係則應就職務行為之內容、交付者與收受者之關係、賄賂之種類、價額、贈與之時間等客觀情形加以審酌。具體而言,在對公務員為餽贈時,應避免藉由提供餽贈或招待而使公務員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影響其職務上之判斷,請應避免提供價值過高之餽贈或招待,因此需遵守公務員服務法及各級政府機關所制定之相關辦法,並注意其中對於餽贈及招待之規定。

此外,要構成行賄收賄罪,需係對公務員之「職務上行為」行求、期約、交付賄賂或不正利益,而有關公務員「職務行為」之認定,目前實務上可區分為「法定職權說」以及「實質影響力說」。法定職權說所認定之「職務行為」係指公務員之「法定職務權限」上之行為,而實質影響力說所認定之「職務行為」則係指「行為與其職務具有關連性,實質上為該職務影響力所及者」。在某前立法委員收賄關說「喬事」案件中,一審係採「法定職權說」認定關說喬事非屬立法委員法定職務權限而非屬職務行為,但二審係採「實質影響力說」,認定該前立法委員對於被關說對象之人事、財務及業務執行,具有實質影響力,故其收賄行為與其職務具有密切關連,而應構成公務員收賄罪。該案目前正由最高法院審理中,最高法院究係採「法定職權說」或「實質影響力說」,將牽動公務員「職務上行為」之認定基準,值得密切注意其發展。

最後,有關對非公務員之商業賄賂,我國目前並無專門針對商業賄賂之法典,但如非公務員收取賄賂或不正利益,因而對所屬事業等造成損害,例如上市公司採購經理收取供應商之佣金,而以遠高於市價之價格採購原材料,造成公司營收受損時,可能構成刑法、證券交易法等背信罪。此外,行賄者對第三人不法行賄,而行賄者所屬之公司因此受有損害(名譽上之損害(例如行賄事件被媒體報導))或財產上之損害(例如行賄者擅自將公司之金錢用於行賄)時,行賄者亦可能被論以背信罪。


近年來世界各國的競爭法機關對於聯合行為的調查越來越積極,裁罰也越來越重,因此企業訂定聯合行為對策的重要性不可言語。

根據台灣公平交易法的規定,聯合行為指具競爭關係之同一產銷階段事業,以契約、協議或其他方式之合意,共同決定商品或服務之價格、數量、技術、產品、設備、交易對象、交易地區或其他相互約束事業活動之行為,足以影響生產、商品交易或服務供需之市場功能者。實務上對於合意的認定較為寬鬆,不問是否有法律拘束力,甚至只要是交換關於競爭的敏感資訊,都有可能被認為成立。

違反聯合行為相關規定時,除了必須面臨民事上的損害賠償責任外,也可能被處以行政罰或刑事罰。在民事上,若是故意違反,最高可判賠原告已證明損害額3倍的懲罰性賠償金;行政上若情節重大,最高可罰該企業上一會計年度銷售金額10%的罰鍰;在刑事方面,若被認定違法後未停止該行為或再犯,行為人可能被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及/或新台幣1億元以下罰金等,因此除符合法定要件且事先向公平會申請取得許可外,企業應做好預防措施,避免員工從事可能被認定為聯合行為的行為。

直接或透過第三人(如經銷商)與競爭對手討論價格、交換價格資訊,以及交換任何其他與交易條件或經營策略有關之任何資訊屬高度風險行為,應嚴格禁止;即便只是提供價格資訊給市場調查機構或其他可能在同業間彙整傳遞價格資訊的中介機構,也同樣可能被認定具有聯合行為的合意,屬中度風險行為。

為了降低被認定為聯合行為而受罰的風險,企業可參考公平會提供的「企業關於反托拉斯之遵法行為守則」和「公平交易委員會對於企業訂定反托拉斯遵法規章之指導原則」等訂定內部規章,告知並要求員工遵守相關規定,例如:

  • 當競爭者有意討論與競爭有關的敏感資訊(如價格、數量、產能利用率、交易對象等)時,應立即拒絕並離開,且立即向主管或法務部門人員報告。
  • 對於產業間流通的書信、電子郵件及電話簡訊等內容應保持高度警覺姓,並應以書面紀錄與競爭者間的會議、電話、或會面的時間、地點、內容以及明確答覆不能談論敏感資訊的立場。
  • 對於競爭者價格資訊的取得來源,應限於取自公開訊息平台,或是公會彙整的歷史總體資料。
  • 不要以公告或發布新聞的方式,也不要藉同業公會的名義召開會議,讓競爭對手配合自身一起調整價格、產能,製造與競爭者討論競爭敏感資訊的機會。